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论文代笔多少钱 > 宁夏毕业论文长城研究文献综述

宁夏毕业论文长城研究文献综述

时间:2019-10-23 09:3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140

  宁夏长城研究文献综述

  王仁芳

  摘 要:宁夏属我国长城遗迹分布保存较多的省份,现存大量战国时期至明代的长城遗迹,历史文献主要对长城修筑决策经过、防御布局有较多记载。近现代学者除以上方面外,注重实地考察,除对历史文献梳理考证外,对具体的长城走向、修筑形式、价值作用、保护利用等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研究论述。

  关键词:宁夏;长城研究;综述

  一、宁夏战国及秦长城研究文献

  宁夏境内修筑最早的长城属战国秦长城,《史记·匈奴列传》载,“秦昭王时,义渠戎王与宣太后乱,有二子。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郡,筑长城以拒胡”,此后《汉书·匈奴传》、《后汉书·西羌传》等史书基本沿用此说[①]。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明(嘉靖)《固原州志》、清(宣统)《固原论文怎么写州志》等地理史志类文献对过境宁夏这道长城也有过载录。另外《宋史·曹玮传》、《宋史·李继隆传》、《续资治通鉴长编》、《明史·秦紘传》、《秦襄毅公自订年谱》等文献对这道长城后期维修利用情况有过记载。

  1980年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固原县文物工作站组织人员对宁夏境内战国秦长城进行了实地考察,确认了西吉将台至镇原城墙湾段墙体走向与城障布局,并对红庄村墙体断面进行了考古发掘,了解墙体结构(《宁夏境内战国、秦、汉长城遗迹》,《中国长城遗迹调査报告集》,文物出版社,1981年)。1981年,陈守忠对包括固原一线在内的甘肃秦长城遗迹进行了调查及论证(《甘肃境内秦长城遗迹调查及论证》,《西北史地》,1984年第2期;《陇上秦长城调查之二静宁至华池段》,《西北师院学报》1984年(增刊))。1984年~1985年,我区文物工作者利用宁夏开展第一次文物大普查的有利时机,期间组织了对包括秦昭王长城在内的全区长城遗存专题调查(《中国文物地图集·宁夏回族自治区分册》,文物出版社,2010年),通过新闻媒体及学术刊物通报介绍了发现情况,同时陆续发表了一批调查报告及研究成果[②],扩大了宁夏战国秦长城的影响力与知名度,进一步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鲁人勇在《关于宁夏古长城的二个问题》一文中(《宁夏社会科学》,1990年第4期)对文献记载的战国秦长城的修建时间进行了辨正。

  90年代初,台维斌等人对彭阳境内的战国秦长城遗迹进行了考察介绍(《彭阳文史资料第二辑 文物古迹》1992年)。2007年,冯国富等同志利用国家文物局开展长城调查试点机会,对宁夏西吉、原州、彭阳三县的秦昭王长城以及沿线烽燧、城障、城堡、关城分布进行了调查[1]。2009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人员,根据国家文物局正式开展长城资源调查的工作要求,对这道长城进行了全面调查,国家文物局将调查验收成果予以认定公布[2]。随着调查工作深入开展,相关研究亦不断推进,张彩萍认为这一地区的长城都是就地取土,夯筑而成(《固原市原州区战国秦长城调查与发掘》,《宁夏师范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论文提纲于春雷将战国秦长城地形的选择利用概括为河岸型、分水岭型、平地型三种类型,并认为战国秦长城选址范围将肥沃的宁夏平原置于域外,体现了昭王时代秦人对于宁夏平原价值认知的缺失(《从战国秦长城选址看当时西北边疆的形势与认知》,《秦汉研究》(第九辑),三秦出版社,2004年)。

  将台以南至甘肃静宁县境内长城墙体走向,由于地面保存遗迹差,一直不太明确,陈守忠认为战国秦长城“自通渭进入(静宁)县境后,由田堡公社之陆家湾折而向北,至上寨子经四合公社之吊岔,红四公社之张家峡、雷爷山、高界即界石铺公社之岔儿湾、高家湾,至原安公社之党家河、李堡出境,入宁夏自治区之西吉县,长达一百二十华里”,静宁博物馆杨铎弼亦持相似观点(《静宁秦长城遗址调查》,《平凉文博》(内刊),1984年第1期;陈世英、杨铎弼《秦长城静宁段遗址考》,《静宁文史资料选辑》,1990年第1期),即静宁-王明-将台线路走向。《静宁军事志》、《静宁县志》以及《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等综述中标注的长城走向也参考上述观点。1987~1988年,彭曦通过对静宁至西吉将台堡战国秦长城实地考察及走向辨析,认为该段长城是从静宁县北峡口一带进入宁夏境内,沿葫芦河东岸经单民~兴隆至将台堡,并对前述线路走向进行了批驳(彭曦,战国秦长城考察与研究,西北大学出版社,1990年)[③]。近年,同杨阳对甘肃静宁段战国秦长城对两条线路的实地调查后,也倾向于彭曦先生的观点,并认为此段长城防御体系主要由因河为险和因山为险两种不同的形式构成(《再议甘肃静宁段战国秦长城走向及防御形式》,《秦汉研究》(第九辑))。张多勇、马秋莲对战国秦长城的研究进展及尚待解决的问题进行了总结(战国秦长城的研究进展和尚待解决的问题,华夏考古,2013年第1期)。

  史载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进行过大规模长城修筑活动。《史记·蒙恬列传》载:“秦已并天下,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目前通过学者的考察研究,蒙恬所筑秦长城主要位于内蒙古境内阴山北麓,东起呼和浩特市东北郊,向西经文献综述武川、固阳、乌拉特前中后旗、西至乌海市卓子山一带,长约450千米[3]。关于宁夏有没有秦始皇长城,由于目前考古调查尚未发现墙体遗迹,但从史料考证的角度看,部分学者依据《史记》上述说法,认为至少宁夏北部确曾存在过秦代长城。关于其修筑情况及走向线路,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黄麟书、史念海、艾冲、罗哲文等人认为秦长城从兰州沿黄河至宁夏后沿贺兰山麓北行至阴山,遗迹已经湮没于宁夏一带黄河以西的流沙中[4]。顾颉刚、谭其骧、唐晓军等人认为秦长城至兰州起至宁夏均沿黄河而北向东,与赵长城衔接[5]。第三种观点认为积石关以东,临夏西北黄河河岸至阴山西南端,包括宁夏平原段,不筑墙垣,‘因河为塞’或‘城河上为塞’,直接利用黄河作为防御措施[6],许成亦认为秦始皇时期以河为塞,沿河筑44城,再修筑亭、障、堡进行防守,冬季黄河结冰,便退守南部的战国秦长城,因此秦代宁夏并没有修筑长城(《宁夏境内战国、秦汉长城》,《宁夏考古史地研究论集》宁夏人民出版社,1989年)。第四种观点认为秦始皇时期宁夏境内沿用战国秦长城,张维华、黄展岳、彭曦、史党社等人持此观点[7]。

  近年,有报道称在宁夏中卫北长滩及贺兰山北部卓子山一带发现有秦始皇石砌长城,长城遗迹的年代确定应坚持史料记载和考古发掘相佐证的原则,上述“发现”还有待进一步勘查和研究。

  二、汉至明代以前宁夏长城研究文献

  汉承秦制,汉初国力薄弱,匈奴“数寇边地,三困陇西”(《汉书·晁错传》卷49),并破长城入朝那萧关,火烧回中宫(《史记·匈奴传》卷110),宁夏边地一带承受了巨大的边防压力,当时主要是修缮戍守战国秦长城防线,考古调查在战国秦长城沿线发现了剪轮半两、八株半两等汉初流行的小钱。至武帝时期国力强盛,防线北移,“于是汉遂取河南地,筑朔方,复缮秦时蒙恬所筑为塞,因河而为固”(《汉书·匈奴传》卷94)。汉代宁夏境内城池遍布南北,已发展成为当时屯垦驻军的可靠后方。

  两汉以降,宁夏地区战乱频仍,地区政权无暇也无力开展大规模的长城修筑力役活动。至隋初,史载曾于朔方、灵武筑长城(《隋书·崔仲方传》,卷60)。80年代即有学者认为盐池县红沟梁一带明大边长城北侧残留的一道长城遗迹可能属于隋代时期修筑(见许成《宁夏古长城》相关章节)。1997年文物部门曾在刘八庄附近对该墙体有过试掘,论文参考文献并推测“这段长城很有可能是被后来明长城利用(叠压)的隋长城中仅没有被叠压的部分”(《宁夏盐池县古长城调查与试掘》,《考古与文物》,2000年3期)。对于这道长城,一些学者也提出了不同意见,并倾向于认为其为明代时期修筑[8]。2010年宁夏长城资源调查结论也倾向于后一种观点。

宁夏毕业论文长城研究文献综述

  宋夏时期,宁夏地区再次成为政权对抗的前沿。尤其是北宋时期,在今宁夏南部地区修筑了包括长城墙体、壕堑、关堡、烽燧在内的大量不同类型的长城防御工事,经调查统计,宋代关堡、烽燧各80余座[④]。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四年(1011年)曹玮自陇山以东,循古长城(即战国秦长城)挖设壕堑一道,称“长城壕”,亦称为“新壕”(《宋史·曹玮传》卷258;《宋史·葛怀敏传》卷289)。近年调查中在固原市郊还新发现一些宋代长城遗迹(王仁芳,《宁夏南部地区宋、夏时期长城防御设施调查与认识》,《宁夏史志》2012年第5期)。在宋夏边境一线,曹玮等守将还沿边挖设了一道“边壕”,与寨栅、封堠一起构成了当时宋夏疆界的主要标志物(杨蕤,《西夏地理研究》,人民出版社,2008年)

  三、宁夏明长城研究文献

  明代时期由于宁夏地处要冲,沿边九镇,宁夏有其二,而且三边总制常驻固原,使得宁夏地区成为当时的西北防御中枢。明代时期宁夏修筑了大量的长城防御工事,先后修筑了包括东长城(河东墙、河东壕堑以及横城大边)及沿河边墙、旧北长城、北长城、西边墙、固原内边及徐冰水新边等9道长城防御工事,长度达到三千余里。这些长城墙体与相关千余座堡寨烽燧相结合,构筑明代这一地区绵延不绝、立体纵深的长城防御体系。加上修缮利用的战国秦长城,几乎将宁夏囊括包裹,遗迹贯穿南北全境。

  明代宁夏明长城研究文献古籍部分主要包括史地图籍,史书、实录以及政书类,时人文集,大臣奏议,地方史志以及碑刻题记等。

  此外当时负责筹划与主持修边防御的三边总制等封疆大吏也有很多一手记述,譬如秦紘的《秦襄毅公自订年谱》、杨一清《关中奏议》、《西征日录》,王琼《晋溪敷奏》、《北虏事迹》、刘天和《刘庄襄公奏疏》、张雨《边政考》方孔炤《全边略记》等都是研究当时宁夏境内长城重要资料。除此之外还有当时大臣奏议诸如《皇明经世文编》、《明臣章奏辑要》、《皇明奏疏类抄》、《皇明留台奏议》、《皇明疏议辑略》、《御选明臣奏议》、《皇明疏抄》等,其中类似“边防”、“边饷”、“边事”、“边功”、“武备”等论文摘要条目均为与长城有关的内容,很多涉及了宁夏及陕西三边四镇边防事项。

  宁夏及临近区域明清至民国时期编纂流传的旧体地方史志,现存三四十种,对境内长城边防都有所记述,其中尤以至今保留的明代宁夏镇、固原州官方组织修纂的7部志书,长城研究史料价值最高[⑤]。碑刻题记大部收载于上述史志中,野外调查中贺兰山部分关口也发现有明代修边题记(《贺兰山文物古迹考察与研究》,宁夏人民出版社,1988年),固原一带留存碑刻题记,临洮人张维《陇右金石录》中多有收录。近代以来出土的一些明代墓志中也有涉及长城边防方面的记载(银川美术馆编著,《宁夏历代碑刻集》,宁夏人民出版社,2007年)。明末至清代长城研究者论述,如顾祖禹《读史方域纪要》、高士奇《扈从纪程》对宁夏境内长城也有相关考证记述。

  民国时期受传统舆地学和沿革地理的影响,学界关于长城的研究多偏重于建制沿革的文献考证,重点关注了明长城的起止、修筑原因和方法、各朝创置、长城功能等问题,少有实地调查研究(王丽婕,《民国以来明代长城研究综述》,《中国史研究动态》,2014年第3期)。

  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八十年代以来,全国范围内掀起了考察保护长城的热潮。论文题目我区文物部门先后组织专业人员对长城遗迹进行了调查、勘测,调查者将宁夏境内的明长城分为“西长城”、“北长城”和“东长城”,并对其的走向及现存状况进行了阐述,为研究明代宁夏军政提供了借鉴(许成,《宁夏境内明代万里长城遗迹》,《宁夏社会科学》,1983年 第4期)。钟侃、许成、周兴华等人先后在《宁夏风物志》、《宁夏考古史地研究论集》、《宁夏古长城》、《从宁夏寻找长城源流》等论著中对宁夏明长城进行了介绍。另外,盐池县文物工作者对其境内的“固原内边”长城部分段落在相关资料上亦进行了简要介绍(盐池县人民政府编印,《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地名志》(内部资料),1982年)。全国范围内青年学者董耀会等人实地徒步考察包括宁夏在内的全线明长城,并以华夏子为笔名,撰写了《明长城考实》、《瓦合集—长城研究文论》等研究论集,罗哲文《长城》、史念海《河山集(七集)》(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景爱《中国长城史》等包含宁夏明长城在内的有关长城史的通论性研究著作亦先后问世,均或多或少涉及了宁夏明长城的位置走向、修筑经过、结构、用途、内涵等问题。宁夏文物工作者还对河东长城盐池县刘八庄段、灵武市红山堡段进行了考古断面发掘,发现了“品坑”、地道等重要遗迹[9]。

  随着调查发掘和研究的深入,近年来学界有关宁夏明长城专题研究的关注热点,不仅包含长城主体建筑的建置沿革,还以军事、政治、史料等若干方面进行了深入研究。长城主体建筑的建置沿革方面,艾冲(笔名孙盼芝)就镇远关与旧北长城的区位、“乾沟乾涧之工”的位置等宁夏明长城的几个问题对宁夏以往学者的一些观点进行了辩驳考证[10]。鲁人勇就固原内边、长城历史文献的真伪、长城对交通的影响、明代河东墙堑与长堤等问题进行了辨析[11],文章虽短,立意结论都是很有见地的。

  近年随着长城资源调查工作的开展,王仁芳根据史志资料结合野外调查实情,对明代中期所修宁夏河东长城进行了系统的梳理(《明代修筑河东长城的新认识》,《宁夏社会科学》,2011年第5期),并对明代对固原镇城附近战国秦长城的修缮利用、“徐斌水新边”长城以及“河东壕堑”三则新发现进行了介绍论述(《宁夏明长城资源调查中三则新发现》,《中国文物科学研究》2012年第3期)。周赟等人在立足田野调查的基础上结合文献对永宁县明长城三关口三道关墙作了梳证考辨(《明代宁夏镇三关口关墙考辨》,《宁夏社会科学》,2013年第3期)。汤羽扬等人对贺兰山一线明长城的小论文修筑历史、建筑类型及价值意义进行了总结(《贺兰山明长城调查与认知》,《建筑与文化》,2016年第4期),周赟撰文对宁夏明代“边防西关门”进行了调查考证(周赟,宁夏明代“边防西关门”考,《华夏文明》2018年第9期),周佩妮撰文对宁夏境内现存明长城构筑方式予以探析(《宁夏境内现存明长城构筑方式探析》,《丝绸之路》,2011年第12期)。常玮就宁夏地区明长城军事防御聚落的修筑特点与演变进行了分析研究(《宁夏地区明长城军事防御聚落的修筑特点与演变》,《齐鲁学刊》,2016年1期)。

  长城涉及的军事政治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明代宁夏镇、固原镇及其下设卫所的设置时间[12]、军事建置及防御体系[13]、三边总制与长城军事动员指挥机制(侯颖,《明代陕西“三边总制”制度研究》,甘肃文化出版社,2014年)、边备得失研究(毛雨辰,《明代西北边镇边备及其得失研究》,西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范文学位论文,2005年)、军事地理位置及都市格局的形成[14]等诸多方面,另外与明长城修筑防御休息相关的互市贸易(李兴龙,《明代中后期宁夏镇的互市贸易状况及其成因试析》,《青海师专学报》,2009年第2期)、盐政(杨玉明,《明代盐政与宁夏镇边防》,《宁夏社会科学》,2012年第1期)、马政(罗丰,《明代陕西苑马寺》,《西北民族论丛》(第1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等方面学界也予以关注。随着材料的积累,学界对明代宁夏镇、固原镇及陕西三边总制等相关研究进行了总结综述[15]。

  长城文化是宁夏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薛正昌通过梳理长城在宁夏产生发展与变迁,长城对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地理分布乃至自然景观产生影响进行了研究(《宁夏长城文化》,《宁夏党校学报》,2003年7月)。宁夏长城沿线尤其是河东长城一带的环境变迁也多受学者的关注。侯仁之先生上世纪60年代深入宁夏河东沙地,对灵武、磁窑堡、红山堡、花马池、铁柱泉等长城关堡的环境与文化变迁进行了考察研究,撰写了《沙行小记》、《从人类活动的遗址探索宁夏河东沙区的变迁》等考察论文,对于深入研究我国古代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交汇地带自然生态环境变化原因、探索长城与生态环境变迁的辨证关系、全面认识和评价长城的历史作用,具有重大参考价值。陆宁等人就明代宁夏镇“烧荒”行为对环境的影响展开了探讨(《明代宁夏镇“烧荒”考》,《宁夏社会科学》2009年第3期)。另外,针对长城的保护性旅游开发(刘锋、郭来喜,《论宁夏长城的保护性旅游开发》,《人文地理》,2000年第2期)、遥感调查(黎风等,《宁夏长城航空遥感调查研究》,《国土资源遥感》, 1994年第3期)等方面亦有学者提出了很好的创意。

  四、结 语

  长城研究必须立足于文献和实地考古调查两方面,以往囿于条件所限,宁夏长城研究成果有限。近年随着古籍整理出版的飞速发展,涉及长城的文献资料不断涌现。同时,国家对长城保护和研究工作重视,先后出台了《长城保护条例》,开展了系统全面的长城资源调查工作,基本摸清了包括宁夏在内的我国长毕业论文城资源的家底,十卷本的调查报告将于近期陆续出版,另外包含宁夏长城内容的史志体学术著作十一卷本的《中国长城志》[16]也于近期出版,随着这些系统全面的调查报告及研究著作的出版,一定会推动宁夏长城研究工作的进一步深入。

  王仁芳(1979—)男,陕西陇县人,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研究所副主任,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西北历史考古。单位地址:银川市兴庆区利民街121号,联系电话13895656547,邮箱1418927287@qq.com

  注释:

  [①]《后汉书·西羌传》记载秦灭义渠戎、置三郡是在昭襄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而未提筑长城事。

  [②] 相关报道及主要调查成果有《宁夏日报》1984年4月29日《宁夏古长城概况》;许成《宁夏风物志》、《宁夏古长城》、《宁夏考古史地研究论集》、宁夏回族自治区文管会《宁夏文物普查资料汇编》;谢东《说固原长城》等。

  [③] 彭曦先生这项研究已被编列为新中国50年来全国考古重要发现之一。学术界亦因此盛赞他是“理论研究长城的第一人”。

  [④] 根据《隆德县文物志》、《彭阳县文物志》、《原州区文物志》、《中卫历史文物》、《中国文物地图集·宁夏回族自治区分册》等资料统计。另外,亦可参见《中国长城志》边镇、堡寨、关隘等分卷。

  [⑤] 包括(正统)《宁夏志》、(弘治)《宁夏新志》、(正德)《宁夏新志》、(嘉靖)《宁夏新志》、(万历)《朔方新志》、(嘉靖)《固原州治》、(万历)《固原州治》。

  参考文献:

  [1]冯国富、海梅,固原战国秦长城调查[J].宁夏师范学院学报,2009(4):124-128;冯国富、王金铎、杨宁国,古代最宏伟的建筑工程——宁夏固原战国秦长城调查报告,固原文博探究[M]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11年:9-69.

  [2]国家文物局文物保函〔2012〕942号文件[C].关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长城认定的批复.

  [3]国家文物局文物保函〔2012〕947号文件[C].关于内蒙古自治区长城认定的批复.

  [4]黄麟书,秦皇长城考[M],台北:造阳文学社,1972年;史念海,黄河中游战国及秦时诸长城遗迹的探索[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78(2)、《论西北地区诸长城的分布及其历史军事地理(下篇)[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1994(3);艾冲,中国的万里长城[M],西安:三秦出版社,1994年;罗哲文,长城[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

  [5]顾颉刚,甘肃秦长城遗迹[M].史林杂识初编,中华书局,1963年;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二册)[M],北京:地图出版社,1988年;唐晓军,甘肃境内的长城与烽燧分布[J].丝绸之路,1996(5)。

  [6]辛德勇,阴山高阙与阳山高阙辨析—并论秦始皇万里长城西段走向以及长城之起源诸问题[M].文史(第3辑),北京:中华书局,2005年;巩如旭,秦始皇万里长城首起处遗迹求索[J].西北史地,1984(2)。

  [7]张维华,中国长城建制考[M].北京:中华书局,2005年;黄展岳,新中国秦汉长城遗迹的调查[M].新中国的考古发现与研究,北京:方志出版社,1984年;彭曦,战国秦长城考察与研究[M];史党社、田静,关于秦始皇长城西段首起地“临洮”的几种说法简评[M].秦汉研究(第一辑),西安:三秦出版社,2007年。

  [8]陈永中,明筑宁夏“河东墙”长城补说三则——宁夏长城研究之一[J].宁夏史志,2010(2)、明筑宁夏“深沟高垒”长城续说四则——宁夏长城研究之二[J].宁夏史志,2010(4);周兴华,盐池县新发现的“隋长城”考辩[M].从宁夏寻找长城源流,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8年。

  [9]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宁夏盐池县古长城调查与试掘[J].考古与文物,2000(3);宁夏灵武市古长城调查与试掘[J].考古与文物,2006(2)。

  [10]艾冲,关于宁夏明长城的几个问题(笔名孙盼芝)[J].山东师大学报(1996年增刊),又全文转载于《中国地理》1997年第01期、《中国长城博物馆》 2001年第1期。

  [11]鲁人勇,宁夏境内的明代长城三题[J].宁夏大学学报,1983(4);关于宁夏古长城的二个问题[J].宁夏社会科学,1990(4)。

  [12]路虹,明代宁夏镇研究[D].西北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年;关于明代宁夏镇建镇时间的新认识[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 ( 2);冯晓多等,明代宁夏镇花马池守御千户所设置时间考[J].宁夏社会科学,2007(9)。

  [13]范宗兴,浅谈宁夏东路的军事建置[J].宁夏史志研究,1992(3);杨建林,明代宁夏镇的防御体系述略[D].内蒙古大学硕士论文,2009 年;蔡彪,明代宁夏卫所述论[D].青海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12 年。

  [14]薛正昌,明代西北边备与宁夏镇军事地理位置及都市格局的形成[J].大同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4年(1);明代宁夏镇军事地理位置[J].宁夏大学学报(社科版)》1994(4);尹钧科,宁夏成为明代九连重镇之一的军事地理因素试析[J] .大同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4(2)。

  [15]杨建林,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明代宁夏镇研究综述[J].社科纵横,2007(7);李静,明代固原镇研究综述[J].宁夏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2018(1);马维仁,20世纪以来明代三边总制研究综述[J].宁夏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2015(2)。

  [16]凤凰出版集团、中国长城学会编纂,中国长城志[M].南京: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2018年。

  拨开层层泥土 重现璀璨的古代文明

  跨越时空隧道 展露历史的真实面貌

  往事娓娓道来

  秘密层层剥开

  零距离触摸古代文明

  网站:www.kgzg.cn

  _cn 微博:kgzg

  邮箱:kaoguzhongguo@sina.com

相关内容